Same的出身故事

2015年2月,Same出生在丹棱街一家卖早餐的小店里。
到了4月初,Same已经有成年人巴掌那么大了,小小的脸上胡须分明,映衬着那个大大眼睛小小鼻子的萌脸。
这一天晚上,Same照常从小店橱窗低下钻出来,溜到门口透透气,顺便闻闻隔壁的孜然烤串味。

与此同时,我们在烤串的店里刚刚吃完饭,走出门迎头遇到Same。
那一刻,觉得丫真萌啊。

刚好早餐店老板也打过交道,再往里一看,发现了一大窝毛茸茸小猫咪。而那段时间,我们也一直想领养一个猫咪。遂前去询问老板,是否允许我们回去领养。
老板一边揉面,一边客气也很谨慎的用南方口音絮叨:「你们住哪里啊,多大啦,养过猫没有,最主要能一直要对猫咪好吗?还有啊,…… 」
我们一一回答,然后很真诚的点头,老板就同意了。
我们俩傻乎乎的问老板,那需要多少钱呢。 老板说不用不用,记得对她好就好了。

我们欣喜带着激动,在烤串店借了一个小纸箱,打了个车,就准备带着这位新房客回家。
在路上Same很乖,但后来就开始探出头喵喵的叫。
短短五公里十来分钟的车距,Same的娘亲从激动、兴奋、欣喜到觉得Same可怜要往回送变换了好多种情绪,最终想了想,这样的小店每年那么一大窝猫咪,也恐怕养不过来。而且,也一直想养个猫咪,今天有这么有缘分,先抱回家试试,如果Same不适应,明天再抱回来,就还是坚持回了家。

后来每每回忆,在那一刻一个两个月大的猫咪,就要承受背井离乡的分别,是有些残忍。
然而,这货好像并不懂分别,在家里只呆了一晚上,第二天开始就认定自己是家里的主人,每天喵喵的叫嚣「尔等都要为本喵端茶倒水陪玩铲屎」的架势,上串下跳左扑右咬丝毫不认生的身姿,俨然要开辟一片她的新王国。
每天下班之后,我们也开始忙东忙西造窝逗他玩,整个氛围和情绪丝毫感觉不到丫的留恋和念家。

于是,Same就这样,长久的住下了。

:文中Same的第三人称都使用了「她」,是因为在回来第一天请楼下的宠物医生看的时候,说是女生。 但几个月后发现Same的小鸡鸡,好奇郁闷之余找医生才知医生也有不靠谱的时候。经历了一段艰难纠结的心理过程,终于接受Same的男生性别。 不过,这些都是后话了。

2015-12-22 23:58157